首頁 > 新聞動態

“匠”

來源: AG亚游集团科技 / 日期: 2018-09-29 / 點擊: 172次


"一道宮門,兩重世界"


牆外世界車水馬龍,牆內風景歲月靜好


故宮——又稱紫禁城,

明代永樂十八年建成。

是明、清兩代皇宮,

也是我國現存最大最完整的古代建築群


我沒去過故宮,很多人都沒去過。

但提起它,

我們腦子裏卻都會想到點什麽。


“三丈宮牆。

牆外人的視線,進不去;

牆內人的青春,出不來”

這是故宮帶給小誠的第一感受。


最近看了一個紀錄片(沒錯,又是看電視),

才知道在這個模糊日夜、匆匆忙忙的社會,

還有著這樣一群人,

他們真的在以這種“折磨”的方式,

讓自己的一生眨眼而過。


——故宮博物院默默堅守的匠人·文物修複師

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


"擇一事,終一生"


王津,負責故宮文物鍾表的修複,1977年進入故宮拜師學藝,已經從小徒弟熬成了老師傅。現在故宮負責鍾表修複的就倆人:他和他的徒弟。


對了,故宮沿用師徒製,想要進宮修文物,先得找好師傅。


王津師徒這次要修複的,

是乾隆皇帝時期所收藏的

【銅鍍金鄉村音樂水法鍾】


由於隔了100多年,

當初的圖紙和一些零件早已不知所蹤,

修複就隻能靠王津一點點揣摩、把握,不斷調試


皇帝的收藏件,走時功能是個附屬,演藝功能才是正題,

所以如何恢複鍾表的演藝功能,才是難點所在。


"修複一座鍾表,少說得幾個月"

王津師傅說道,

"特別是宮廷鍾表有著複雜的機械傳動係統,

代表當時世界先進機械製造水平,

修複難度是極大的,

更別說還原度了,是需要時間來沉澱的。"


就這樣一天天一點點的細心摸索+耐心修複,

曆經八個月

這座鍾表算是大功告成。

一直記得,

當鍾表轉起來的那刻,王師傅臉上露出的笑容

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


"一生投入,匠心傳承"


除了王津,同時“進宮”的,還有青銅組的王有亮、書畫組的楊澤華、織繡組的陳楊……這群修文物的師傅橫跨三代人,負責修複整個故宮的青銅器、宮廷鍾表、木器、漆器、百寶鑲嵌......

乾隆的一隻禦稿箱,  

補個漆麵足足有120層,  

顏色稍有差池還得重來。


修複前

(康熙皇帝60大壽時,由16個兒子和32個孫子送的【萬壽屏】)

修複後


文物修複是個精細活,

庫房裏還有成千上萬的破損文物,

他們就算不退休,

修一輩子也修不完。

徒弟,

成了他們唯一的希望

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


“物我兩忘,格物致知"


秋天,

故宮裏麵的果子熟了。

拿一張有韌勁兒的紙,

打打棗,撿撿杏。


或者在每周一故宮閉館的時候,

騎著自行車去空無一人的太和廣場轉悠一圈


這些頂級的,

文物修複專家,

就像過日子一樣,

把故宮當成自己的家


修複殘缺,

他們用手裏的工具,

沉默的和曆史對話,

樂此不疲


精益求精、專注、謙和是匠人們共有的特點。

在這裏,

時間以年為單位

他們早已經忘掉了名利的追逐

隻是將故宮從自己的年少,

傳到徒弟的徒弟那裏。

(從上到下從左到右依次為:徐建華-書畫組、楊澤華-書畫組、織繡組-陳楊、王五勝-陶瓷組、青銅組-王有亮、史連倉-木器組)


匠心·傳承

選一把竹凳,

他們坐在門裏麵,

等著下一個打開門的人,

將自己的現在延續下去。


- 立即分享 -
地址: 深圳市布吉街道布瀾路巨銀科技工業園A棟1樓
電話: +86-755-28575781
傳真: +86-755-28579581
郵箱: 2355926597@qq.com